您的位置:首页>金台旅游 > 景区景点 > 正文

金阁流霞——金台观

发布时间:2018-11-22 11:46:22    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来源:区人民政府    浏览次数:

3D4A2867-HDR.jpg

  金台观座落于市区北部陵原山腰,系元代末年邑人杨轨山等修建的一座具有民族特色的古建道观,占地面积7665平方米(东西73米,南北105米)。后经数度修葺和扩建,始成今日之古建筑景观。这里因元末明初著名道士(道教武当派鼻祖)张三丰在此修道传教而闻名,现为宝鸡市道教协会驻地。

  据《明史》、《宝鸡县志》和观内碑记载,金台观始建于元末明初,自创建之始及明清各代不断修葺完善,观内三丰、飞升、药王、姜嫄诸洞,三清、太子、灵宫、玄帝诸殿相继成。明万历元年(1953)修建玉皇阁、白衣大士殿,增修了叠崖工程。民国初年增建了太皇宫、鸣凤楼,使之逐渐形成了一座北面南、前殿后洞、错落有致、东西基本对称的具有黄土高原特色的道教古观。 

  金台观主要建筑玉皇阁建于明万历元年(1573),后又加以重修。坐北朝南,东西长12.4米,南北宽11.57米,为明二层实三层的楼阁式建筑。一、三两层皆有回廊环绕,前后有门可以穿过。结构通体系全木质阁楼,红柱绿瓦,雕梁画栋,飞檐高挑,在阳光照射下,金碧辉煌,流光溢彩,被誉为“金阁流霞”。

  铸铁旗斗:道观坐北向南依崖而建,占地约5.9公顷。观前居高临下筑一高台,陡直壁立,气势雄伟,冠名月台,为金台观之大门。站上月台,可凭栏眺望,市区风光尽收眼底。月台两侧竖立一对铸铁旗斗,高约数丈,上有斗旗、风铃、游龙戏凤等饰件,风铃之声随风远播,悦耳动听。进入观院,其以道教为特色的古建筑鳞次栉比、目不暇接。 

  三清大殿:三清大殿位于观内玉皇阁北面,创建于明代。坐北朝南,东西10.7米,南北6.43米;面阔3间,进深1间。此殿有东西配殿,东为太子殿,坐东朝西;西为灵官殿,坐西朝东,与玉皇阁形成一个小天井。

  祖师殿:祖师殿位于玉皇阁以东靠东边,为清代建筑。坐北朝南,东西9米,南北7.3米,面阔3间,进深1间。

  玄帝殿:玄帝殿位于祖师殿以北,创建于明代,顶为清代风格。坐北向南,东西10.6米,南北9.7米,面阔3间,进深2间。

  太皇宫:太皇宫位于玉皇阁北边西部,民国时新建。坐北向南,东西9.39米,南北7.34米,面阔3间,进深1间。

  东华亭:东华亭位于玉皇阁最北边,清代建筑,圆形,直径9.11米。攒角屋顶,下设栏杆。

  三丰洞:玉皇阁东西两侧各有一山门,一名“栖霞”,一曰“卧云”。观内建筑分东、西、中三部分,中轴及东西两侧建有后稷、三官、三清等八殿,西北角有八角东华亭一座。观院深处则依崖凿洞,洞口修去檐门,洞名分别为“修真”、“朝阳”、“飞仙”。观内有古柏数株,相传为张三丰亲手所值。 

  张三丰瓜皮书碑:此碑矗说金台观三丰洞前,左右各一,上镌唐诗一首,其书法笔走龙蛇,遒劲飘逸,游转飞动,奇异独特,传为张三丰用瓜皮蘸着铁锅上的烟灰挥洒而书。公少数文人墨客能辨其体,普通民众则难识其貌,但因敬仰三丰其人,自古以来,此碑被人们视为至神、至秘、至绝之物,游人至此,流连叹赏,久摩不舍。

 

  瓜皮书碑唐诗诗文:仙境闲寻采药翁,
  草堂留话一宵同;
  若看山下云深处,
  直是人间路不通;
  泉领藕花来洞口,
  月将松影过溪东;
  求名心在闲难遂,
  明日马蹄尘土中。

  宝 鸡 晚 行
  元  张三丰

  倏尔游秦凤,
  飘然到宝鸡。
  路随流水远,
  山压暮云低。
  对面三峰立,
  关心一榻栖。
  结峁聊息足,
  吾亦老磻溪。

  此个,观内还有无根树老歌碑、金台古观全图碑、张三丰遗迹碑等。民国时,观内曾驻陕西省第九督察专员公署。1958年被辟为宝鸡市博物馆。


  金台观“三绝”
  金台观内至今保存着与张三丰有关的“三绝”。

第一绝就是三丰洞亭前矗立着两通张三丰“瓜皮书”诗碑,字迹遒劲飘逸,游转飞动,使人流连叹赏,久摩不舍。这两通诗碑原在古池州(安徽青阳)青牛宫内,宝鸡商贾士子至徽经商游学,到青牛宫拜谒老子,访三丰遗迹,得睹刻石,爱不忍去。后因重金布施,方求准允拓捶四帧真迹携回,裱褙后悬于洞内。日久,烟熏火燎,破损逐增,绅民深知得之不易,恐其湮灭,遂请巧匠镌石二方矗之观内,方使真迹留传至今。
  宝鸡乡民世代崇敬张三丰,对其遗物更是尊为仙赐。其龙蛇体唐人诗碑则至神、至绝、至秘。诗碑之书体除文人墨客可以辨识,乡民里人多不识其貌,于是传说纷纭。
  相传,一年暑天,张三丰和观内道士在玉米田里锄草,酷热难当,汗如雨滴,只见几个牵着驮骡的乡民由陵塬下来,到城里去卖西瓜,道士们正口渴难耐,就挑了几个西瓜解渴。这些农夫们常来常往于此地,与观内道士很熟,故一边切西瓜,一边向道士问安。其中一位农夫,见张三丰用吃完的瓜皮在地上描划。就说:“闻道长善丹青,家父常向人讲说。今我家建一居,道长能否为村夫书一中堂,在新居张挂?”张三丰欣然答应。农夫遂将家织一匹白布从驮筐上取下说:“没备麻纸,能否在此布上一书?”张三丰说:“可以。”农夫把布铺好,将支在地边烧水的铁锅扣在地上,顺手拿起瓜皮,沾着锅背上的烟炱,在布上挥洒狂书。在农夫和道士的惊讶声中,一幅丈余长的草书唐诗顷刻而成。诗曰:

  仙境闲寻采药翁,草堂留话此宵同;
  细看山下云深处,信有人间路不通。
  泉引藕花来洞口,月将松影过溪东;
  求名心在闲难遣,明日马蹄尘土中。

  后来,张三丰云游传道未返,乡民思念三丰仙师恩德,多有恋念,遂将为农夫所作书帛描摩,请人精镌,始有今日之“瓜皮书”碑。

第二绝是传说为三丰遗物的“翻瓦罐”。这只珍存至今的瓦罐,初看与其它瓦罐并无二致,细察则发现用来系罐的两耳嵌在罐内(而通常系罐的两耳都是在罐的外肩壁上)。传说张三丰在寓居金台观时,常为人们治病疗伤,广行善事,深得乡民崇敬。农忙时还和观内的道士们一同帮助附近农民耕耘收获,亲如一家。一日晌午,王老汉小姑娘玉兰送饭来到地边,王老汉见观里的饭还没送来,执意要张三丰同自己一道吃。饭罢,张三丰见瓦罐内还沾着很多饭粒。就说:“罐里还有饭,不要糟蹋了。”说着就提过瓦罐,双手沿罐口边捏边舔。不一会,瓦罐竟像皮囊一样被捏了个里朝外,罐壁上沾的饭粒被舔了个一干二净。王老汉和乡民们都惊讶不已。玉兰捧着罐子在村民中转来转去,争相传看,回家又让奶奶和母亲看,母亲就把它当成宝贝藏了起来。
  从此,这个翻过的瓦罐就保存在王老汉家中,关中西部地区农村舔碗习俗由此而来。人们塑像敬祈张三丰时就会想起他的节俭美德,玉兰家后将瓦罐献出供奉在三丰洞内,一直保留至今。

  第三绝名为“神锄定柱”。相传,乾隆年间重修金台观,当天立木,次日梁柱倒塌,连续数日不成,急坏了负责修建工程的绅民会首等人。
  一天晚上,数日劳累不堪的会首在禅房打盹,见一鹤发童颜、蓑衣布衲的老道,右手持九节藤杖,左手托着乌黑发亮的东西走来说:“我在宝鸡多年,深知民风淳厚,乐善好施,为答谢乡亲,特送神铁两块,明日立木,置于础上,础固殿稳,俗道安泰。”
  会首惊觉醒来,方知为梦,但看自己手中却拿着两块铁锄板。即将此事告知绅民及工匠人等,莫不欢欣鼓舞。此日如法而作,果然顺利,三清殿得以修葺落成。
  后来,人们发觉供奉在飞升洞中张三丰所遗蓑衣、布衲、藤杖依在,只是耕耘用的两把锄头只剩下木柄,而铁锄板却不在了,始知定柱神铁是张三丰用过的铁锄板。
  尽管三清殿后来又经多次维修,但这两块铁锄板一直垫在檐柱之下,民间也就流行开了“神锄定柱”的传说。
  张三丰一生悟老庄,养清静无为浩然之气,又具有深厚的儒家文化素养,他与金台观的神奇传说在民间经久不衰。金台观以其优雅古朴的环境,使人朝山寻道,凭栏怀古,成为三丰仙居。方圆百里之内的善男信女,自发组织了一年两度的农历三月初三和十月初十金台观古文化庙会。庙会期间,秦腔、皮影、小曲、秧歌、木偶等文艺活动和独具关中特色的各种地方风味小吃应有尽有,吸引了八方乡亲,观内游人如潮,香火鼎盛,人气兴旺,热闹非凡。置身于金台观内,登上玉皇阁楼,远眺陈仓大地,晴天则青山叠嶂翡翠环列,鸡峰插云;阴天则云遮雾罩,古道通天,犹如昔日“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”之再现。更有甚者,雪天登观,观里瓦白柱红,黄梅傲雪,银妆素裹,楼台亭阁若隐若现,如临人间仙境,似是玉宇琼阁。登观、游观、览观,均让人心旷神怡,感慨万千,留连忘返。